先決定要過怎樣的生活、在安排你想要的人生、再回算你要賺多少錢。

結束了這次的澳洲行,這趟會來這邊主要是來找我一個軍校同學,我們每天晚上都在聊天交換這八年的近況,話說我這趟會來澳洲並住在他買的大房子跟他聊天,也真是命運捉弄人,因為十幾年前、我們並不優秀。高中畢業無校可念,也因為不優秀才會唸軍校。那時我們在校雖一起生活過還住同寢室。但退伍後他單位在台東、我單位在台南,當兵這段時間彼此只靠電話或FB稍微聯繫,服役屆滿他被記了三大過退伍(而我則在他離開軍中後的兩年離開)。退伍第一年他也一直在找尋他要的生活,考郵差、考鐵路公務員、學室內設計製圖的同時,他認識到一個背包客,經過短暫交流,才發現背包客是他想要的生活。

把退伍金還清他的家的債務之後,僅帶著2000澳幣就直奔澳洲,因為也沒有多餘的錢所以沒有安排仲介找當地工作,而是到背包客棧的佈告欄找,在軍校每個學期英文都被當暑假都要重修。而現在卻留在英語系的國家顯得格外諷刺,初期打臨時工、幫忙搬家、割草到礦區挖礦….等等。但流浪異鄉逐水草而居的背包客的生活就是他想要的生活,所以他必須去面對這些過程,來到西澳伯斯,他深深感受到喜歡這個地方,所以在第二年就開始策劃如何留下來,在一般人都在洗碗、殺肉、端盤子、剪葡萄酒枝時,他願意以非常低的薪資去修車(有時候,低頭不是認輸,是要看清自己的路。仰頭不是驕傲,是看見自己的天空)。原因是為什麼,因為以上所有工作只有修車才撐得上是一門技術,其他都是勞力可以取代,當習得這一門技術之後他開始物色『公司』,何謂物色公司,他開始物色 願意發工作簽證的公司(也就是老闆願意留你下來)。

這有幾點其實跟我在台灣創業非常相似,我從創業第一天起,就是想過著比一般上班族自由的日子。經營一家規模小、好管理、有獲利的公司。然後自己過著還不錯的日子,做我想做的事。而不需要被金錢、人情、股東…等等壓力牽制。

迄今我沒有忘記初衷,因為沒有把公司變大。但其實公司擴大比維持原狀還容易,擴大你只要去找更多的錢、請更多的人、做更多的事,但公司維持小規模的話,你要去抵禦外來的競爭、實況的變遷、從既有的規模中去提升價值、然後找出更多的利潤(因為你要去抵抗通貨膨脹及現在的時機)其實說起來兩邊都不容易,哈哈哈

自己創業沒有平日假日的差別,幾乎隨時都在想工作的事,會不會懷念起上班族生活規律的日子。其實這問題我還真不只一次問過自己,我的答案是,創業和打工各有各的好處,差別只在於角色不同罷了。真正的重點還是,是否喜歡自己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畢竟不論喜歡或討厭,我們都得把一生中最精華的一段人生奉獻給工作,既然要做,不如找個讓自己開心充實的工作,否則真是太浪費生命了。

當在澳洲找到一間公司,老闆願意留他下來之後,要得到澳洲居民、公民除了工作簽以外還需要雅思。可想而知高中英文每學期都被當,當到最後老師說 你背完KK音標就讓你畢業吧,這種程度要考雅思其實不容易,經過早上工作晚上唸書的同時,苦讀兩年時光,他考了七次才過。

在澳洲從粗工到修車到買別墅置產並取得澳洲公民身份,我退伍後在台灣白手起家創業。奮鬥的意義是選擇想要的生活。世界並不平等,你有多努力才能多特殊。盡力跟努力是不值一提的必要條件,追求極致才有成功的可能。極致不是極端而是態度,富有不是數字而是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