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坎坷的求學之路(二)

上一篇提到了我大一、大二精彩的大學生活,接下來説説大三跟大四,那時候大二期末考時我的單位就解散了,所有志願役的幹部,就像一盤散沙一樣,隨意亂丟,而我被丟到了高雄旗山的一個通信群。那時候同時也在網路遊戲認識了一個女朋友,當然從網路把他帶到實體來,結果因為雙方對未來認知有落差,我們交往不到一年就分手,因為他不愛軍人,原因就是不能天天見面,這一年的時間過得特別快,為什麼呢?因為幾乎沒有休假,所以當初也沒有任何眷戀,我想當時候的交往就是如此膚淺吧

這時我的部隊從台南移居到旗山,在某個直屬單位住了三個禮拜後才發現,最後解編後的人員名冊我不是他們單位的,而我是附屬於台南的區域通信系統的單位。我又這樣搬回台南,那個時後還沒買車,我就騎著我的改裝機車從台南騎到旗山、又從旗山騎回台南。當然,機車前面載著我所有的家當,就是一個黃埔大背包。

部隊配合讀書的生活沒有什麼差,反正這種沒有休假的生活我似乎也習慣了,到了大二轉大三,同學也很熟悉,基本上有一些雜事都可以互相幫忙,雖然說假日班沒有什麼太大的升學壓力,所以當時有一陣子依舊保持著人生無大志只求60分,這樣的心態,與現在把事情做到A+1分的我實在有所不同。這種時序對於沒有時間的我們,依舊是一個很嚴重的負擔,所以我就覺得,唸書這擋事一定要在四年內把他搞定,不得再拖延。

所以我又換了一個駐地,也就是又搬回我原來的營區,只是換成其他單位進駐,但裝備似乎晉級了,悍馬車從沒有天線變成有天線,天線上面還要插兩支通馬桶的疏通器才跟得上潮流。之後待了一陣子,因為我之前解編單位的某位學長他在旗山的辦公室單位工作,因為要升官沒有缺,他就問我要不要去接他的位子,他要去升他的官,我就說可以,反正辦公室的單位,我沒去過。

過了兩週,我又被來回旗山的單位,那時的我依然還是最資遣,依稀記得當時的時間過得非常快,我都快忘記我怎麼完成我的學業的,我只知道每次要上學我放假都要舟車勞頓的趕回台南,然後隔天在上課,還好那時年輕還有很多體力能燒。辦公室單位雖然在辦公室,但是演習跟督導任務很多,我時常被派駐在其他營區,在這期間我還在屏東的九鵬基地待了一個多月(九鵬到台南大概四小時的時間)。

我記得有一次,不知道長官在發什麼瘋,叫我們夜間去督導,基本上我們辦公室的夜督就是我去,因為最資淺,我被安排到禮拜五晚上,去哪兒呢?去加祿堂營區跟台南知義營區。這兩個地方你自己google一下,一個快到墾丁,一個在台南的山裡。晚上十點從旗山搭車出發,沿路跟駕駛聊天怕他睡著,到九曲堂已經晚上快一點,結束後再拉回台南已經凌晨。想當然我就是隔天直接上課。

這種學生生活,跟現在的大學生比、不要說是天嚷之別,根本是不同的兩個世界,民國98年初,我到桃園的龍潭受訓半年,每週假日又從桃園開車或搭車回台南上課,更讓我深知生活不該如此。而且那時有一些學長知道我在上課,放假不能一起去中壢的網咖打魔獸跟網路遊戲,就紛紛跟我說:不要假認真了拉,薪水又沒增加,像我們這樣爽爽的過不是很好嗎?當兵就是要爽的、幹嘛累死自己。其實那時心裡還真的有點動搖,何不休學一年,之後單位回台南再繼續戰鬥。在當年五月我從桃園返家的週六,我那時就有點不想上課了,剛好有國中同學相約朋友吃飯,而我就翹課赴約了,原來不請假,直接翹課的感覺心中既喧囂、繽紛、刺耳,卻也迷戀未來。

也因為這個邀約我找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事:我的愛人、也是我畢生的摯愛,我的妻子。

交往三個月剛好適逢進入暑假,學校沒上課,但是我卻經歷了一場心中難以忘懷的災難,八八水災。在民國98年的八月,我很榮幸參與到救災,為台灣盡一份心力。8/8半夜12點,晚上風大雨大,旗山到各目的都不通,我們率先帶著3台通信車到達第一線,屏東林邊,通信系統先起來~不然沒辦法指揮救災,交流道根本下不去,淹到一半了,我們走省道從高雄到屏東,現地一片悽涼。救災指揮所竟然在水裡,已經快淹起來了,而且眼睜睜的看到陸陸續續有人滅頂(快淹死了),那天晚上沒睡覺、也沒洗澡、累死

之後再回到旗山,因為最嚴重的是在這裡。我一進到旗山國中,全部管制,除了軍人、警察、救災的其餘民人進不去,我們進入旗山國中,我的鼻子就酸,眼淚都快要留下來,長這麽大。沒看過這種場景,操場跑道停滿一圈的救護車….20幾輛以上,還有一堆自願救災的計程車隊。操場中間則是直升機的起降場,直升機一落地,克制不住的民眾,往前衝上直昇機~想看他們的親人有沒有下來,這種生離死別的等待感,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從災區出來的民眾,幾乎都困4.5天,沒有力氣走路,也有的因為獲救喜極而泣而昏倒

我們用最快的速度把他們扶上救護車,在把物資搬上去,好讓直升機在起飛,10幾台救護車又同時衝出旗山國中,載到醫院後再開回來,因為旗山的吞吐量很小,屍體則直接送往旗山醫院外的簡易靈堂,冰櫃也不夠了,屍體只能放在屍袋內,小孩的呼鬧,大人的哭泣,毫無依靠的人性表現。

而我們只能進一份心力去幫忙,到了災民收容中心,我看到大人無奈的眼神,小朋友感覺不到嚴重性。我們看到一個小孩在畫圖,他畫的是一座城堡,畫完跟他家人說,我希望我可以住在裡面,這樣就不會被土石流沖走了,家人也只能抿著嘴,點點頭,我則把頭轉到一邊去,快速的擦掉我眼匡的淚水,畢竟穿著這身服裝。是要堅強的~要幫助人的。我也因為颱風,假日沒有休假回家,從救災到後續的災後復原,我們整整忙了兩個月的時間,看到許多生離死別及災後殘破不甘的家園,中間只回家兩趟,因為腦海一直烙印一些畫面,所以即便回到家連飯也吃不下。從8月8日到10月初,中間橫跨了九月份的開學,這段時間的課不只沒上,女朋友也沒有跑。

這一年幾個月的日子。搬了不下十個駐地,南征北討加救災,這就是我大三到大四的生活。

喔~講錯了,這不叫生活,叫幹活。這種搶學問的方式,根本是靠意志力在撐而已。

 

 



點我看看付費閱讀終身制,讓你吸收優質知識進而人生成長
想私訊聊聊?請點我加入LINE
點我訂閱無廣告電子報收到明天的續集。
加入私密社團一起討論
點我看看年度大課,記得輸入折價卷

覺得文章不錯可以點擊下面的廣告,我有機會得到創作者酬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