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幾年講課的體悟

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就會開始接到一些學校的邀約、或是創業育成中心的邀請,而到學校講課,一開始是這樣的,覺得有趣,反正一小時1600-1800覺得閒著也是閒著、我講話50分鐘,就可以賺一頓吃大餐的錢,而且每次至少三小時,非常划算。
一開始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你上網google上台,下面是最多搜尋的關鍵字,我一開始也會緊張啊,會怕忘詞、怕時間不夠、怕講的不對….等等。我之前也上網找過很多文章,試過很多方法,但其實沒有一種方法可以克服,只有『反覆練習加上一直上台』對、就是『反覆練習加上一直上台』,久而久之你就習慣了,你也不太會害怕,像現在上台、我也不太準備。這個時候就能體會一句話,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自從我克服了這項恐懼之後,我就開始變得大膽、很常隨便拿個投影片或是沒有投影片我就開始講了,初期會覺得有錢可以拿,隨然說我不是靠講課賺錢,但是也不無小補,可是久而久之我就覺得很無聊,首先是我的時間可貴,與其講課我不如拜訪一個客戶含金量更高,另外再來是學生也不太愛聽,有可能是我講話不生動、或是他們有事情,再加上我當學生時上課也常不專心,現在就當還債

甚至有一陣子我就乾脆不講了,省得搞這個有的沒的,但是你不講其他老師還是會邀阿,有一種比較麻煩的就是我跟A老師不錯、A幫我介紹B校的老師,如果我不答應,好像就不給A面子。目前最大的場子是在兩年前吧、250人在某科大做一個系所七個班級的演講

然後過一陣子我就不太愛學生場,因為學生除了上課睡覺或玩手機、不管講師多大咖,
也不把它放在眼裡。幾乎通通婉拒(我相信超多講師去講學校場、只是企業社會責任、跟本不是錢的問題),而又喜歡上少人數但質感高的場子,這些人可能有社會經驗、在其他地方也有共鳴,所以基本上大家都非常認真專注、也包括私下的交流都是含金量高的,這種我就很喜歡,還可以認識到很多不錯的朋友。

但在某一天晚上我就想想,講師怎樣算厲害?講你拿手的主題把他講完根本不叫厲害,台下的人會聽才厲害,所以我在這之後講課,我就盡量把投影片用的活潑點、放一些有趣的圖,或是用故事性的方式來做開場或講稿,一開始我會覺得底下的人素質不夠不聽,但現在發現,把部分講稿修改完,當然不能保證所有人都專心,但已經達到無冷場及底下的人都捨不得走,課後還留下來問問題

教育是一個傳承、一個接力賽,將知識的精華、經歷的故事及個人生活的經驗透過不同的形式傳承給學生(在能力範圍內) 畢業證書不是一個概念和指標。為什麼說低學歷者更容易成功,因為他們想要成功的欲望比任何人都強烈,而且能夠吃苦,經得住打擊,更重要的是他們對市場需求異常敏感! 通過考試成績篩選出來的人,大致基本上可以證明其自身的素質是不錯的。但這不是經濟社會運轉的邏輯。經濟社會的運轉邏輯是這樣的:從給別人提供產品或價值的交換中獲利。
其實我覺得我蠻適合做教育的因為我跟所有老師一樣
希望學生超越你,沒有一個老師希望學生破產、進監獄、討飯。當老師的習慣,絕不是為了自己跳出來,看到不對的事就是想說一說人家。直到我創業的過程,我還像是老師,我希望我的員工超越我,希望我的員工個個做得比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