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筆從戎。爆笑國家

跟在總統及行政院長旁邊的三個日子

這篇生活雜記拉。還好之前從軍有寫日記的習慣,雖然字數不多,但因為親身體驗、只要稍微點一下彷彿身歷其境、過了十年換個角度想想過去的場景,隨隨便便都是一則讓人省思且美麗的故事,就像我現在寫文章、寫部落格,過了十年後再看,仍有不一樣的體悟

此篇文章不做政黨評論及是否作秀的討論,僅為本人身歷其境之感受。
時間大約回到2009年8月20日左右,國難當前的88 水災風雨漸過,災情漸漸明朗,這時總統馬英九及行政院長劉兆玄要到我們營區住兩天,有安排一個勘災三天兩夜的行程,那時我是跟一個上兵戴維廷在旗山國中,從通資系統的架設整備到處理救災物資的事情,我這時剛結束旗山國中救災的任務。我又被叫回本部,被安排一項任務,如果總統有出門,我的工作就是跟在總統及院長的車隊後面,這個工作不是沒事、應該是大家有什麼事都會問你、而且三不五時有很多東西要拿啊、要幹嘛的。
我記得第一天,總統是坐直昇機來的,降落的位子就在我辦公室後面,我辦公室就是這一棟大樓的另一頭的一樓,前面就是司令台、大概是快要一個足球場大的水泥地加草皮。

沒想到google可以找到泰山營區,那我想應該也不是什麼機密了,黑色框框的地方就是上圖大樓的地方,我打X的地方就是直升機降落的地方。因為在救災,所以一天降落五架次以上不誇張,一下子載人、一下子放裝備、一下子幹嘛。而且我們除了救災、還有業務要辦,有時回到辦公室辦公,我一轉頭就是大片接近落地窗的窗戶,隨便看都可以看到直升機起降,距離直升機不到30 公尺,第一天覺得新鮮、但之後有點膩,甚至我覺得很吵。

總統來的那一天,本來說要坐車、但怕有政治抗議民眾、或是路途的問題,最後是先到歸仁的航特部再轉搭直升機過來,他的配車跟隨從、隨扈則是前一天就到,大概20 個上下,厲害的是沒有人安排他們的住宿地點,他們就是睡在辦公室走廊,隨意睡睡,有的不睡則在抽菸,但唯一不變的是耳朵都戴著007那種很酷的耳機。

我晚上回辦公室拿東西時看到7-8個穿中山裝的人,我問他們說出任務都這樣睡嗎?他說能睡就不錯了,很多時候根本不能睡,只能瞇一下,『但就是要耐得住煩、要撐過去拉』,我又問說那你們怎麼休假?他說:我們規定一個月休15天左右的假,大概做2-3 天就會換一批人,因為我們壓力很大、規定一定要放假的,講白一點,如果在外面出事情有可能我們是要擋子彈的,這段時間都是24待命,也因為保密的問題,所以我們第三天後要去哪邊我們也不知道,都要等回來才知道。

@人生最害怕的就是未知。
『有時看看不同的風景,接觸不同的人和事你會發現你的煩惱原來是那麼微不足道。別在意那些在你背後說三道四的人,那只不過說明你走在了他們的前面。』
隔天,我整天在辦公室處理雜事跟公文,我的辦公室就是一直有人進出,都是一些不認識的人,進來就問,總統來了嗎?你知道何時到嗎?甚至還有比較官僚的就說,我電話你記著,你看到直升機就打給我,我想來看看。我想這應該是所謂的領袖魅力吧,大家都想一睹風采。(你可以想一下你公司門口現在有直升機降落會怎樣、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他是下午兩點左右到的,第一個行程就是到屏東林邊去視察,這是我從旗山到林邊速度最快的一次。從我們營區一出門先有警察開道,接往國道10 號時換國道警察開道,這時加速到180。我那時是坐三菱的outlander,要轉國道三號時,我就問駕駛說,還可以再開快一點嗎?他說可能沒辦法,因為在快上去就要起飛了。
因為我跟在最後面,開過斜張橋時、我看超速照將的相機閃光燈沒有停過,這大概是最安心的一次吧,到達了林邊、我則在車下跟那些司機聊天,原來總統大福特座車窗戶有五公分厚、是不能開窗的。車上還備有一些特別的設備….等等。也是一個蠻新鮮的體驗
隔天幾乎再在會議室開會,我忽然想起軍校高三時期、我跟謝金宏、許瑞鴻我們三個同一間寢室,而許瑞鴻他是憲兵特勤隊,現在在當總統隨扈,因為一起同過窗又一起扛過槍,所以我手機裡有他的電話,我就打給他,無人接聽。過了不久,我收到一封簡訊。
內容只有六個字:塵風,高雄旗山
我則回:我在,打給我
那時總統只要一離開台北駐地就會有專屬他的代號,這一次的代號就是『塵風』,我本來是想說等他打給我、我可以幫他安排一下吃住,畢竟自己同學。下午五點,有個檢討會是總統主持每個人桌上有一個鐵盒便當。總統全部吃光光我真的覺得厲害,因為那個便當超大的。在主持的同時因為我負責二樓會議室的麥克風,我看到當初跟我同寢室的同學,站在距離總統座位五步的距離,手拿著一個不像公事包的公事包。我則藉機進入會議室更換小講台手持麥克風的電池、順便跟點個頭打個招呼,我確定他有看到我。但結束後我迄今未接到他的來電。久而久之也忘記這件事

下一次再見面的時候,則是五年後。我的結婚典禮…..

我那時再送客的時候我就問他,ㄟ~你那一天幹嘛提著公事包幹嘛不理我,他就說我們帶的是喉震空氣導管耳機,規定不能拿下來也不能關機,因為連講悄悄話都會被監聽所以根本不能講話。我手上的公事包是結合一把槍跟鋼板盾牌,在緊急的時候手指一按公事包的提把,子彈就開始噴了。

@時光荏苒,從軍幾年的期間,歲月沒在我們臉上留下痕跡,每階段的回憶都是支持我們前進的動力,這句話代表著自我惕勵,不管還是否還在服役,很多時候的言語也是可以跟著我們一輩子的一句話。總有人說你變了,但沒人問你經歷過什麼,要用最好的自己去對待最愛的人,而不是用最壞的自己去考驗對方是否愛你。

隔天上午應該是總統離開的時候,這時我辦公室後面直升機起降場跟草皮停著兩架直升機,我看到天空還有一架,不太確定是否跟長官指導的任務有關,而旁邊還有一台軍用卡車載著大約40個人,因為不太一樣我覺得走出去看一下,結果我看到之前軍校跟我同連的王慶源,他跟總統隨扈是同班同學、雖然我跟他不太熟,但我知道這個人。我就靠近他跟他喊了聲:同學你怎麼在這?他說我要進小林村救災啊(什麼叫小林村救災,你可以自己去google,有玩過惡靈古堡吧,小林村當時的樣貌就是像惡靈古堡這樣的死城)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我說去幾天?他說不知道,我問說不帶行李?他就指著身旁的包包,我看大小大概是一個簡單的後揹包,我就跟他說,你等我一下,我就跑回辦公室把我櫃子裡所有的餅乾跟麵包我先給他外加兩罐茶裏王,因為他一進去可能要挨餓好幾天,當我拿出來的同時,比他的行李還大包。他一看到,就說:同學、謝拉。這個時候他把所有的餅乾跟麵包都打開。我問他說你現在就要吃?他說沒有,我問說這樣不會軟掉嗎?他說:進去之後有沒有東西吃、還有沒有辦法出來都不知道勒,這樣子沒有空氣體積比較小拉、。這時他們剛好準備整隊。

我則跟他說:加油。

這次我們沒有說再見(畢竟前幾天風雨救災才摔掉一台、所以大家看到搭直升機救災都怕怕的)
人的一生會有很多次的告別。而每一次告別都伴隨著陣痛,這種陣痛叫做成長。謝謝很多優秀有才華的同學用自己的努力、毅力、精力。激勵耍廢的我們……
不一定要從軍,你偶而會發現,這個人或這群人你跟他就會有那種一期一會的情感。『一期一會』你知道這句話背後,蘊含的是多麼美麗的意思嗎?是彼此珍惜共有的光陰,怎能不動人?

在軍中的時期過了興奮、刺激但又有紀律的幾年。期間不僅提升了我整體素質和修養,而且還鍛鍊了我吃苦耐勞的精神,當軍人非常有意義,但是生活品質很低;後來在當上班族,生活品質不錯、正常朝九晚五,隨時想做啥都可以玩,只是薪水有限,但是工作很無聊,每天都在等週末,週末過完就在想啥時可以請假,「這不是生活,生命就那麼短,我想要品質很高,工作滿意度很高。」 現在,直到創業後才滿意我的生活,」



點我看看付費閱讀終身制,讓你吸收優質知識進而人生成長
想私訊聊聊?請點我加入LINE
點我訂閱無廣告電子報收到明天的續集。
加入私密社團一起討論
覺得文章不錯可以點擊下面的廣告,我有機會得到創作者酬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