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葉管理學 投筆從戎。爆笑國家 行銷思考

蛻變。終身俸後我不快樂

23歲那一年我在南部八軍團通資組工作,官場順利、我算爬得快了升官沒有耽誤,我是組內唯一的士官(扣除那位沒功能的士官長以外),南部陸軍營區所有資訊硬體設備都是由我跟一個上尉軍官來掌握,也在那一年我被指派為經費承辦人掌握組裡一年約近1000萬的預算,也因為職位的緣故、每次組內都是由我出門督導下級,共計六個旅級單位及多個外點營區。經常受到下屬單位的請託及討好。
工作過程中除了司令部每半年督導一次或是救災,實在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忙,有一天我睡覺起來,忽然覺得日子糜爛,雖然說有學到東西但是都在做一些廢事、看看對面那位快要領終身俸整天無責任的士官長,我問了自己一句話:繼續這樣過日子有意義嗎?我還要繼續過這樣子的日子嗎?這是個嚴肅的問題,要不要繼續過這樣的日子其實涉及許多現實問題?
目前待遇如何?上士薪水快四萬、還有車馬費及誤餐費補助、吃睡營區住雙人小寢室、把費用攤出來算,大概快五萬塊的生活水準。工作我喜歡嗎?早上睡到八點、如果沒有要事大概裝忙一下、看完辦公室訂的三份報紙、自己手磨咖啡,11:40分到餐廳用餐、吃飽飯午睡到一點五十分,兩點再進辦公室。下午四點半再做體能活動之後就下班了。如果沒有輪值組內值星人員你就可以下班了(註:值星人員需留守、負責週一早餐會報、週二指揮官提報單、週三主官會報、週四參謀會報、週五還有一個資料要用但我忘記了)這些資料也奠定我之後撰寫文案的邏輯跟基礎。
如果沒有上級督導或交辦事項一天只需工作五個小時、週休二日加上特休假一年14天都可以全部放完,這麼爽的工作為何不繼續?只不過廢了點?生活稍微糜爛、但無不妥。好吧!還是先繼續做好了、如果繼續工作我就安定了一些,但又有另外一個問題啊,我這一輩子的黃金年華就在這了。一輩子也離不開、 若20年後領終身俸離開了也沒有社會競爭力,這時我會做什麼工作呢?雖然有人說我40歲整天在家廢、也是一個月兩萬多國家養我啊。這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恩。士官永遠是士官,打工仔永遠就是打工仔。我也不可能當上軍官
但是我想到這些位高權重的職位我應該不快樂,官大責任大、1-2年換一次、南人北調都做不了多久、與家人聚少離多不說,每一個人都高高興興上任,淒淒慘慘下台,那種被辱罵、拔階、降級的身影、讓我印象深刻。在這個環境裡,大官也只不過是將官手中的旗子,隨興擺弄,當我老的時候我也不願意過這種日子。這不是我想要的身涯 ,但我想我已經學到「紀律、挫折、抗壓性」。
當我想清楚這個真相之後我在隔年的三月份提出退伍報告(因為我們需要半年前提出)。這之中除了眾多長官慰留,我也見到學長、姐的人性,開始明爭暗鬥我這個爽缺,時間到我笑笑離職,許多同事也都十分吃驚。我不好說出內心話、只說覺得六年做膩了,當時主計處的財務官還拿著千元大鈔在我眼前晃、說我太衝動了。年輕人不要跟新台幣過意不去麻。
但是當時我並沒有規劃未來要做什麼,可是我為何要先退伍呢?因為我知道如果不立即斬斷我的後路,等我想清楚之後,應該就離不開舒適圈了。退伍之後我在一家傳統產業棲身,思考未來可以做什麼?這個時候也經歷了許多事情及人情冷暖,但剛好迎上互聯網時代,我決心搞自己的事業順便在25歲時開啟我的新人生。
有人說做自己的是很爽,但這個時候其實痛苦的要死、常常問自己沒搞頭了自己能做啥?沒工作後還有什麼?真的都沒有了嗎?仔細想想還有家人、可以看到太陽出來、聞得到酒香、吃得到肉,還能跑能跳能思考,其實這些事情寫滿一張紙就沒這麼難過了。其實為何不能讓自己每天都能感受幸福跟幸運?
數錢倒是容易。其實世界上最難的數學,就是細數自己擁有的幸福。


點我看看付費閱讀終身制,讓你吸收優質知識進而人生成長
想私訊聊聊?請點我加入LINE
點我訂閱無廣告電子報收到明天的續集。
加入私密社團一起討論
點我看看年度大課,記得輸入折價卷

覺得文章不錯可以點擊下面的廣告,我有機會得到創作者酬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