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筆從戎。爆笑國家

投筆從戎、報效國家(五)

晉升到了二年級,大我們兩屆帶我們的64期學長也畢業步入成功嶺,我們則從手臂上的一條槓變成兩條槓,在參加學長們畢業典禮的時候我們用這首歌(從第30秒看起)送走了我們的學長,祝他們官場鵬程萬里、部隊一帆風順。

我在二年級的時候就覺得我不想一直待在這個環境,我覺得有某些部分太傻了。而且每次同學會的時候,都會被那些念高中第一志願或是國立學校的同學笑以及一些長輩言語不斷。然後等到若干年後看你小有成就,大家就會說你那個時候很『務實』。我心裡想說:當年你在『夜唱』我在站『夜哨』時你怎麼不說我務實?
這就是台灣,也就是一個深根蒂固的觀念,讀好學校就是天才、我兒子念公立就是精英,其實天才跟精英在某個角度是歧視『非精英』的,只是他們沒有說出來。當你追求每一件事情的標桿、有影響力的時候,你就想認識更多聰明的人。交朋友只見最頂尖的。就像我們那個時期會看到、建國中學、台南一中、台中一中的人們 穿著校服四處遊蕩,進入電子遊藝場也在所不惜,在那個時代成績好會讀書就是最大。
不過還好,雖然我在國中時期大錯不來小錯不斷、唸書成績排在中間偏後,但是進到了軍校……一樣還是中間偏後,顯然地念書不是我的專長,牛牽到北京還是牛,但是發現我在技職上還有一套,我在1-2這段時間,考了三張丙級證照,一張乙級證照,這些資歷在那個時代,可以說打趴了許多高職學生的一張丙級門檻(當然我們班很多同學都是這樣)不只有我。
這就是為什麼說,我們走在軌道上的時候要開始學習:『從菁英到平等 從追求名聲到放下』。世界的奧妙,不允許我們渺小的人類評估。我們憑什麼說這個人是普通人,這個人不怎樣,這個人不會成功,這個學校不行。因為你對任何人,優秀的人,普通的人,都是一樣的。你對任何人的微笑,一個行為,一句支持,都可能幫助別人,幫助生命。
一年級我們學習被領導、二年級我們學習如何領導、三年級我們開始領導別人,我們在還沒出社會時就在這三年的時間,接觸到很多不同的人和情境,這種跟人互動的經驗,一般同年紀的同學不太有機會得到,在學校裡面不只上課有老師的教導、下課後有學長的體能訓練,入夜後有長官的領導,每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是一個抉擇,而這些抉擇是否精準又正確,必須根據你察言觀色的功力。
升了二年級,制度也沒有這麼重了、但是我們還是會懷念那時64期對我們大吼大叫的學長們。少了他們大吼的聲音也似乎少了什麼
追求100分比想像中的困難,一年級的時候只要犯點小錯,應該是說不管有沒有錯,都會換來像上面那張圖片的大吼,有很多同學被罵著罵著就哭了。當時就有比較好的學長說:即使被轟出去,再挫折再難過,眼神也要是積極的,你要記住你是來念軍校不是來上學的。
要融入新的環境雖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我們踏入的校門是寫著勇猛頑強而不是一般的校門,不能期盼任何人可以為了我們的眼淚心軟,一切要為自己負責。
之後我下部隊、出社會才知道:老闆或長官對你的態度讓你覺得被羞辱,但是他是想讓你知道,反應不夠靈光、不懂得化險為夷、會讓你未來的工作很辛苦。人都會因為不熟悉而看起來很笨、然後對很熟悉而變得很聰明
當時認識我胸前沒有獎章,肩上還沒有官階,心中充滿對工作的熱情與榮耀,我永遠熱愛國家,只盼國家一樣愛我們!軍人是個富不起來,餓不死人的行業,能幹下去的,除了昧於現實的自我催眠之外,更多的是工作上些微的成就感與成長階段被教育洗腦的愛國情操。
待續
很多瑣碎的事情我其實不太想寫、要寫的話花個三天三夜也寫不完,如脫水機會吃襪子、冰箱會吃飲料、餐餐秋刀魚、黑色的泥巴茄子。這些只是茶餘飯後的笑話,如果對這些小事情有興趣的話可以上網google看看。例如以下的連結


點我看看付費閱讀終身制,讓你吸收優質知識進而人生成長
想私訊聊聊?請點我加入LINE
點我訂閱無廣告電子報收到明天的續集。
加入私密社團一起討論
點我看看年度大課,記得輸入折價卷

覺得文章不錯可以點擊下面的廣告,我有機會得到創作者酬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