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文章 品牌行銷|老闆會客室 業務開發 行銷思考

碎紙機的故事,失去手腳的管理者

假日喝喝下午茶,這些友誼很自然的卸下平時出入商海官場所穿的西裝,在穿上拖鞋時逐漸建立。所以我稱為「拖鞋之交」

到了打拼的年紀如果你不笨、夠努力,奮鬥的成果會回饋你兩樣禮物。名聲與財富,當然在交朋友上會有不同,有企圖心的人會想靠近你,開始交到閱人如閱書的朋友。

社會地位接近,能懂彼此的歡心與壓力。容易找到「友多聞」的朋友,同時也開拓我們的視野,比讀書的收穫更深刻。用「悸動」來形容讀到一本好書及交到這種朋友的感覺。

 

跟一些人聊天(能力都有可以扛起一家公司的業務能力或是年薪一兩百的top sales)才忽然回想起這些事,我們在其中一個時段討論到現在這個階段、還要不要到市場去陌生開發?或是做第一線人員該做的事?
這個故事也奠定了我,到現在還繼續跑業務在第一線聽市場的聲音、為市場把脈。大約在民國97年我剛從一般野戰部隊輪調到軍團通資組的時候(註:就是軍中的一個辦公室單位負責整個南部作戰區通信與資訊的所有事項,人數15-20人,組長大概同等於一般企業的課長or經理。)有一天晚上我值日、多數的同仁已經下班,我看到組長走進辦公室自己操作碎紙機碎紙(通常是不需要這樣的,因為組長有獨立辦公室。他只要交代文書、傳令、或是我們這些低階的同仁來幫他處理即可。)當我詢問他是否把廢紙交給我,由我來代為碎紙即可。他則搖頭說不用啦~你忙你的、這一點點東西而已,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但是在沒人協助下、我看到一個笨拙的人將一張張紙跟修改錯誤的公文簽呈放入碎紙機,但是又一直卡住,要麻就是數量超過,不然就是釘子沒拔機器亮燈停工。夾紙時奮力地拍打機器,蠻鬥、狼狽舉動依依浮現在我的眼前。一個平常思維慎密的長官,處理這些行政庶務竟然像個白痴的小孩一樣。
畢竟他已經拒絕我幫忙了,我就低頭繼續處理我隔日的資料:參謀會報,他也似乎忘記我的存在。高階的主管應該已經事情多到爆或是雜事很多了,所以才會有傳令、文書的存在,一般企業會有秘書跟助理。大同小異(簡稱助手)。有的助手貼心能幹、察言觀色、社會敏銳度高。是福氣、也是幸運。許多主管和經理人一樣從基層開始做起,歷經時間及歲月的洗禮,動腦的時間越來越多、動手的時間越來越少。就離天空越來越近,離第一線的同仁也越來越遠。
所有的管理階層都會面臨的一種情境,就是管理幅度已經大到無法用眼管理、無法走動式管理,這個時候大家就更上一層樓,以數字分析或是報表來做決策。這個動作很有趣『如果大家看報表都可以決策,那為什麼還會決策錯誤?業績低落?誤按決策執行?』這是個很有趣的轉變,如果轉不上去,格局就卡在這邊,雖然說如果卡在這裡自己會做到死。但是當你越習慣報表管理。也不能忽略現場的重要性,於是只能關在房間裡做決定,殊不知到現場才是一切解決的根本。
你是業務主管、你的現場就是你底下業務的客戶、消費者
你是內部的內勤主管、你的現在就是公司內部同仁。
產品經理、你的現場就是市場,不能離開使用者閉門造車。
事情多,然而挑戰也在於,走到現場與數字管理之間的平衡、分順拿捏。要想想自己離現場有多久?做出多少與現場不符的決策、或是講出多少『空話』?
photo via cc by Andy Smith

 

覺得文章不錯可以點擊下面的廣告,我有機會得到創作者酬勞